2019年8月16日 星期五

(J禁) 今夜も夢を見よう

※CP:羽毛/毛毛雨(よこすば/しぶよこ)。OOC注意,慎入。
※架空向。普通上班族的yoko&在外地旅行中的subaru,以此為主線設定的小插曲故事。
※BGM:TRUE《Sincerely》(紫羅蘭永恆花園主題曲)



§

霑著午後陽光氣味的夏日微風輕輕拂過了帽簷底下的髮梢,看見顫動著的碧綠樹葉與翡翠珠串般的纍纍果實,涉谷悄悄地放下手中的枝剪,轉頭移開了視線。飄浮著純白雲彩的湛藍天空下,蓊鬱盎然的葡萄園映照在涉谷烏黑的眼瞳,他無聲地凝視著在日光下搖曳擺動的樹梢,聆聽清風所吹過的簌簌清響與迴盪在園中的宛轉鳥鳴。

與他一同在園裡工作的其他工人們,有的暫且停下了手上的剪枝動作,一面感受著涼風的吹拂,一面拿起隨身攜帶的水壺喝了好幾口水;有的一邊哼起了鄉村民謠小調,一邊勤快地修剪著枝條與枝葉,並在樹株及樹株間穿梭。涉谷唇角漾起淡淡的笑意,以掛在頸肩的毛巾擦拭鼻尖與面頰上的汗珠,回過頭來繼續進行葡萄樹的修枝作業。

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,不知不覺間就快要迎來日落時分。莊園主人前來通知他們收工休息,過一會兒晚餐就會準備好。將工具及裝備都收拾好後,涉谷以仍不太流利的異國語言向莊園主人告知自己打算先外出一趟,且會在開飯前回來,而莊園主人爽朗地笑了笑,給了涉谷一個親切的擁抱的同時,也對他說聲路上小心。

涉谷向莊園主人道了聲謝謝。在得到了許可後,涉谷揹起背包、騎著腳踏車離開了葡萄莊園。

2019年8月5日 星期一

練繪/飴與鎖片段十二【溫俏】

※為自耕拙作─神蠱溫皇x俏如來的同人小說"飴與鎖"的片段十二試畫的配圖
※流血表現注意、含原創角色注意
※2015/12/29首發於三十六雨同人論壇,2016/02/18發表於pixiv


練繪/飴與鎖片段八【溫俏】

※為自耕拙作─神蠱溫皇x俏如來的同人小說"飴與鎖"的片段八試畫的配圖
※當中有參考wannyanpu所繪製之飴と鎖PV:

※此配圖於2015/12/27已發表三十六雨同人論壇,2016/02/18發表於pixiv


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

(J禁) 完璧ではない君と(下)

※CP:瀧翼/タキツバ。OOC+經不起考據的細節。
※微現實向。受到《女性セブン》報導的刺激,想試著寫一個在複雜而繁忙的日子裡,相方依然是不變的歸宿的腦洞延伸。
※本篇有成人向描寫,慎入。私心建議閱讀前請先複習(上)、(中)兩篇。
※BGM:Ego-Wrappin'《かつて》


§

只要撥弄對方的睫毛,不管睡得再熟都一定會醒來─這是翼當年未出道時在綜藝節目中所參與的企劃;聽起來毫無科學根據、宛如胡鬧惡作劇的方法,卻意外地有效用,在電視錄影棚中所展示的影片也頗有反響。當時因為這項企劃的緣故,翼也對瀧澤實行了這個方法。他和工作人員一同潛入瀧澤的休息室,在攝影機鏡頭前以手指撥動熟睡中的瀧澤的眼睫毛,對方不到十秒便醒了過來。

時至今日,翼心血來潮地故技重施,結果並沒有令他失望。

在瀧澤睜眼的瞬間,翼收回了自己的手指,並將掌心放置在膝上。或許是對於自己突如其來的、甚至可說有些稚氣的舉動感到難為情,翼下意識地蜷起了指節。

「抱歉,洗澡水加熱地差不多了,想說應該叫醒你…」翼向瀧澤解釋著,同時看著對方眨了幾下眼皮、稍稍瞇起仍有些惺忪的眼睛,仰靠在沙發椅背的頭稍稍轉過來,與他對上了視線。像是沒聽清他所說的話,瀧澤半睜的迷濛雙瞳之中帶了些疑惑,一句回應也沒說,只是沉默地注視著他。

翼一言不發地望著瀧澤的雙眼,靜待對方開口。外頭雨聲未止,瀟淅清冷的雨音填滿了此刻兩人之間的靜默無聲。

「…瀧澤?」遲遲等不到回音的翼又叫喚了一次對方。

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

(J禁) 完璧ではない君と(中)

※CP:瀧翼/タキツバ。OOC+經不起考據的細節。
※微現實向。受到《女性セブン》報導的刺激,想試著寫一個在複雜而繁忙的日子裡,相方依然是不變的歸宿的腦洞延伸。
※依然慢熱,最後一道前菜。
※BGM:秦基博《Rain》(《言葉之庭》主題曲)


§

「千賀,今晚真的很謝謝你們。」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方,翼對千賀道了謝。明明自己的身分是前輩,說話的態度卻充滿真誠。

之所以如此,並不僅僅是為了千賀通知自己前來而表達謝意。在更早之前,翼曾拜託過幾個與自己交情還不錯、工作上又常和瀧澤接觸的工作人員或前後輩,替他稍稍注意瀧澤的狀況—假如瀧澤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,請知會他一聲,而且盡可能別讓瀧澤知道。

如同當年對方在他骨折受傷時,特地交待工作人員像平常一樣待他就好那般;在對方就職事務所的子公司之後,翼也想盡量保持適當的距離,不會造成干擾的關心對瀧澤而言才是最好的。

「請別這麼說。其實我和五關都很高興能幫上翼君的忙。」千賀輕搖了頭。「之後翼君如果還有需要的話,請再告訴我…只要是我能力所及的,我都很樂意為翼君效勞。」
「謝謝你。」

過沒多久餐會迎來了散場時刻。翼和千賀一人一邊扶著瀧澤的肩臂搭乘電梯下樓,而於一旁陪同的五關則一手提著瀧澤的公事包、一手拿著翼的傘及工作人員額外準備的透明傘,在走出大樓門口的同時為三人撐起透明傘,護送至路邊等候的計程車。司機一看見翼等人,馬上開啟了車門。


2019年4月29日 星期一

(J禁) 完璧ではない君と(上)

※CP:瀧翼/タキツバ。OOC+經不起考據的細節。
※微現實向。受到《女性セブン》報導的刺激,想試著寫一個在複雜而繁忙的日子裡,相方依然是不變的歸宿的腦洞延伸。
※BGM:椎名林檎《長く短い祭》


§

舀起一兩勺的蜂蜜溶入溫開水中,以銀色湯匙攪拌均勻,玻璃杯中無色無味的開水隨即變成了逸散著清甜香氣、泛著金黃色透明澄澈光澤的液體。飼養的紅貴賓犬在腳邊徘徊打轉,在他將調勻的蜂蜜水端到客廳的時候也跟了上來。翼不經意地望向陽台落地窗,窗外昏沉黯淡的夜色裡,正飄著細碎而連綿的雨絲。

「雨還在下啊…」聽著屋外的雨聲,翼喃喃地說著。

將手中的蜂蜜水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後,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拿起手機、看了螢幕的來電顯示,發現是千賀打來的。翼接起了這通電話,隔著話筒依稀聽得見對方那端似乎在一個嘈雜的場所,不時傳來邀酒碰杯與談笑聊天的人聲,自己所熟識的後輩們、工作人員似乎都在那裡。

「我是今井。」
「我是千賀。翼君,不好意思、這麼晚了還打電話過來…請問打擾到你休息了嗎?」

翼看了眼掛在牆面上的時鐘,指針顯示著現在時間是晚上九點三十五分左右。短短數秒間,他忽然從手機的另一端隱約聽見瀧澤的笑聲,眼瞼不由自主地動了一瞬。


2019年4月10日 星期三

(J禁) 美しく燃える細道

※CP:瀧翼/タキツバ。OOC+經不起考據的細節。
※微現實向。時間點在3/26 Travis Japan於橫濱體育館的單獨演唱會當日。得知翼去了夜場並一直觀賞到最後,一邊和安藤太太們互相交流,一邊對演唱會結束之後的瀧翼兩人互動產生了想像空間。
※因私心的緣故,後半部會有成人向的內容,慎入。
※BGM:Ego-Wrappin'《タバコ》


§

「我送你回去吧。」
「不會太麻煩你嗎?我看我還是自己搭計程車…」
「一點也不麻煩,走吧。」

像是不打算給予推辭與拒絕的機會,轉眼間瀧澤已牽起翼的手離開了後輩們的休息室門口,帶著他不疾不緩地通過館內的淺色長廊。他們沿途屢屢與工作人員們錯身而過,在簡短的禮貌寒暄之間,翼認得有些是從前經常關照過他們兩人的熟面孔,有些則是他第一次見到的新人。

進入電梯後,瀧澤快速地按下要前往的樓層,同時確認外頭還有沒有人要搭乘同一班電梯。前方的通道隨著電梯門的關閉消失在視野之中,電梯內部只有瀧澤與翼。瀧澤雙眼直視著顯示樓層變化的面板,而翼的目光則是投向瀧澤的側臉,又看了眼自己仍被對方握著的手,掌心頓時燙熱了起來。

「那個,手…應該可以放了。」

聽見翼出聲的瞬間瀧澤便轉過頭來。他先是怔愣地望著翼,再看了彼此的雙手之後才露出了意會的眼神,鬆開了牽住翼的手。「啊,抱歉…」

2019年3月21日 星期四

(J禁) 夕顏

※CP:瀧翼/タキツバ。OOC+經不起考據的細節與地景。
※半架空向,以TT參與FiVe的成員—力也的婚禮為背景的故事。對FiVe成員還不是很熟悉,描寫可能有偏差,在此先說聲抱歉。文中也存在著TT兩人皆有前任彼女的設定,不適請迴避。
※不是BE、請放心。
※原題:サザンオールスターズ《Tsunami》




§

瀧澤又夢見了那一片染上夜色的夏海。

遠處的路燈在海灣的彼端連成了線,在深邃而寂靜的夜裡綻放著微光,倒映在如墨的海面,隨著不停擾動的水波,曳成了破碎的光影。沿岸附近的公路沒什麼車輛經過,只聽得見綿延不絕的浪潮聲。瀧澤跟在翼的身後,兩人沿著幾乎杳無人煙的海岸緩緩步行,清冷的風不斷拂過他們的頭髮與耳邊,吹向了蒼茫的大海。

前方的翼驟然停下了腳步,瀧澤也止住了步伐。他凝視著翼的背影,那穿著白襯衫的形影在不停吹拂的風中看起來有些單薄。然後他看見了對方將目光投向了夜海,夜幕的昏暗令瀧澤看不清翼此刻的眼神和表情,但那靜默無聲的側影在他的眼中彷彿縈繞著深寂的氣息。

波浪跌落於沙灘上的聲響在耳畔徘徊,海水的鹹苦浸蝕了呼吸的空氣,瀧澤看了看幽暗的天空,無月的朔夜讓人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,宛若靜止在這一刻。

2019年2月10日 星期日

(J禁) 小丑與棋盤 大綱part 2 【ON x JOKER】

※ON x JOKER+糖8。CP:裕昴裕(橫子+昴子)/亮橫亮(久遠+東海林+錦子)
※純‧大綱設定記敘。自覺無法填完這個坑(刑事劇情苦手),所以用這種方式把腦中的故事說完。
※在同系列故事《愚者與十字》之前誕生的、最初的腦洞。故事時間點在《愚者與十字》之後。
※十分草率,邏輯已死。占tag。

前情提要:part 1


7.東海林給予昴子開導、對橫子車禍展開調查

出了車禍的橫子在醫院裡處於昏迷狀態。由於牽扯到失蹤的員警,使得橫子的車禍從交通安全課轉由搜查一課辦理,只是負責辦理的是片岡班、而非藤堂東海林所屬的厚田班。輾轉得知橫子出事的昴子,由於非常擔心對方,向厚田班的刑警們提出前去探望橫子的請求。

昴子也明白自己作為嫌疑人,提出這樣的要求很不恰當,但她無法只是空等、什麼都不做。

包含藤堂在內的厚田班成員們,將此事的定奪權交給東海林,理由是東海林與橫子是兄妹。東海林一邊看著厚田等人的表情,一邊思考橫子與昴子之間的情誼,答應讓昴子在厚田班的陪同及監視下探視橫子。

昴子一抵達橫子所在的醫院後,陷入了極度的消沉與自責之中,她將橫子所發生的不幸通通歸咎於自己,如果不是為了證明她的清白,橫子也不會躺在病床上。昴子甚至一度產生了放棄尋求真相的念頭,東海林則制止了昴子。

東海林:如果妳放棄了,那麼一切都沒意義了。所以,就當作是為了那孩子(橫子),別放棄。

作為兄長,即使調查權不在自己所屬的厚田班,東海林也無法不關注橫子的車禍,便私下偷偷撥一些時間調查那名失蹤的二課員警,並向錦子請託情報上的支援。東海林發覺錦子的神色比以往還要凝重許多,基於彼此共事合作也好一陣子,東海林將錦子視為信賴的夥伴,便出言關心提問。

東海林:怎麼了?妳臉色不太對勁
錦子:不,我沒事

雖然錦子面帶微笑如此說道,但東海林能感覺得出對方有意迴避、不願讓他觸及問題。而東海林想起錦子也是屬於二課的人,猜測錦子可能是因為要調查曾經的同事而心緒低落。依照自己對錦子個性的認知,對此,東海林也不再多言,只和往常一樣和錦子合作著。

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

記/創作平台相關

噗浪上有關創作平台的討論:
https://www.plurk.com/p/mtqdln

噗浪上有道友整理的創作平台列表(含論壇平台、部落格、社群平台):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spreadsheets/d/1qH7rq6Orclya3RT3iiqobzLHPbq9z11laDNgnmsR46A/edit#gid=0

雖然以往在lofter發文時會同步更新blogger、順便更新pixiv,因為這兩個網站的介面很乾淨、很舒服!但感覺blogger要搜尋同好的個人部落格又不像痞客邦方便,而pixiv有時要找中文圈的rps小說糧滿辛苦的。所以,blogger和pixiv目前是被我當個人倉庫用的。

其他平台的話,在物色AO3、水裡寫字、螞蟻創作網。(還沒決定要進駐哪一個)
至於布袋戲同人,在接觸lofter以前一直都在三十六雨蝸居,如果之後還打算繼續寫布袋戲同人的話還是會以三十六雨為主吧。

2018年5月25日 星期五

(J禁) 小丑與棋盤 大綱part 1【ON x JOKER】

※ON x JOKER+糖8。CP:裕昴裕(橫子+昴子)/亮橫亮(久遠+東海林+錦子)
※純‧大綱設定記敘。自覺無法填完這個坑(刑事劇情苦手),所以用這種方式把腦中的故事說完。
※在同系列故事《愚者與十字》之前誕生的、最初的腦洞。故事時間點在《愚者與十字》之後。
※十分草率,邏輯已死。占tag。

0.《JOKER》 & 《ON》主要設定複習 (部分參考原劇、部分私設衍生):

《JOKER》:
伊達一義(41)─位階警視(原位階:警部),現任神奈川搜查一課課長。向來以溫和笑臉迎人,被稱作「佛之伊達」,看起來溫吞漫不經心,卻有十分敏銳的洞察力。對於無法判罪制裁的犯人,則會露出冷酷的一面。

久遠健志(31)─位階警部補,神奈川縣警鑑識科科員。氣質有些吊兒郎當與雅痞,但富有熱血正義感,鑑識分析能力與電腦技術十分優秀,有時也會用不正規的手段獲得情報。與伊達、井筒參與JOKER計畫下的「神隱」行動。

井筒將明(65)─原神奈川縣警搜查一課課長(位階:警視正),伊達的前上司。在三上的案件落幕後辭職轉入地下,接替三上的位置幫助伊達和久遠。

「神隱」─把明知道有罪、卻沒辦法定罪的犯人關到島上的私人監獄裡終身囚禁。而這項計畫實際上是因為警方高層在檯面下支持才得以進行,命名為JOKER計畫、暗語Underground V.。


2018年3月17日 星期六

(J禁) Sugar song & Bitter step

※コンビ:羽毛/毛毛雨。主線(親情)/ARSENAL &橫子,副線(CP)/ ARSENAL(subaru) & MAC(yoko)
※始末屋解散設定、人物死亡設定有;義父設定但絕對不會出現父嫁劇情;必然的OOC;糖刀交錯的節奏。不適請繞道。
※靈感來源:軍三郎「青峰くんちのテツナちゃん」,《庫洛魔法使》的藤隆&撫子

Opening & Insertion BGM:Kalafina《Fairytale》


§

戴上黑框眼鏡的ARSENAL穿著厚棉襖窩在灰褐色的沙發裡,雙眼凝視著茶几前方的電視機螢幕,在連續劇播放完片尾時,按下遙控器切換了頻道,不到幾分鐘又換到別的電視台。他反反覆覆地轉台,主持人的話題也好,外景企畫也好,都沒有足以引他注目的橋段。

「咳、咳咳…」

一陣突兀的咳嗽聲讓ARSENAL的視線立即從電視移開。他望向了聲源所在,橫子站在廚房流理台前的背影透過鏡片映入了他的眼瞳,對方瑟縮的雙肩正在起伏著,垂至頸肩的黑髮隨著頻頻發出的咳聲晃動。橫子的咳聲並不大,但聽起來像是刻意去壓抑過音量,將聲音都悶在口中的樣子。

「不要緊吧?」ARSENAL問道。


2017年11月26日 星期日

(J禁) Falling 墜沉

※CP:BJ/橫子→ACE(ryo),微ACE(ryo)→MAC(yoko)→錦子。OOC注意。
※這是一個抑鬱的故事。
※原梗:結月ゆかり/ダチュラと林檎


文案:
她的戀慕就像是一株純白的月下美人,只被允許在黑夜裡盛開,為他獻上所有的甘蜜與芳香,當早晨來臨時,彷彿被不得不解除了魔法般,於逝去的幻夜裡凋零,懷抱著甜美而苦澀的夢境在朝露之中慢慢死去。

「抱我。」(『愛我。』)

§

縞白色的馬克杯靜置於桌上的一角,杯中五分滿的黑咖啡已失了香氣與溫度,深色的液面投映著天花板上亮晃晃的日光燈。桌面一大半的面積被一疊又一疊的文件夾所佔據,筆記型電腦螢幕上頭的文字映入了橫子的淺瞳,蔥白修長的指尖在鍵盤上靈活地移動著,點出了清脆而綿延的節奏。

放在電腦旁邊的玫瑰金色手機突然震動了一聲,橫子暫時停下了工作,拿起手機、點開了屏幕中的對話訊息框。

『今晚能去見妳嗎?』對方傳來了這樣的訊息。

橫子注視著訊息框裡的文字,眼睫顫動了幾下,而後動了手指在手機屏幕上輕點,輸入了回覆字句。

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

(J禁) Before dawn 在拂曉之前

※CP:二人花/倉子&丸子。OOC+邏輯考據已死。隱羽毛(不適請繞道)。
※一個抑鬱又浪漫的出走故事。開放式結局?)。重要配角死亡。
※原梗:Witch hunt(15~16世紀歐洲背景)

摘錄:
她看透了女巫狩獵與審判的荒謬。不論是否清白無辜,一旦被宣判為女巫,都只有死路一條─因為教會與賞金獵人不會採信、也不會求證被告人的任何辯解,他們打從一開始就認定被告有罪。

「一起逃跑吧。」

§

披著黑色斗篷的倉子牽著馬匹默默走過鎮上的市集,深綠色的裙襬隨著步履輕晃著,腰間所繫的錢袋裡金幣清脆地擦響出聲,與達達馬蹄交錯在一塊。沿途路人們匆匆與她錯身而過,而倉子像是不在乎似地,僅是維持自己的步調從容地走著。

前方的廣場群聚著喧囂的人潮,倉子淡淡瞟了一眼,只見一名衣衫襤褸的女子被綁在十字架上,女子黯然無魂地凝視著底下圍觀看熱鬧的群眾。倉子抿起了唇,不自覺將手中的韁繩握緊了些。

那名女子在日前被她判為女巫,而今天便是行刑日,再過不久女子的生命就會消逝於熊熊燃燒的烈火。倉子別開了目光,繼續前進,繫在腰上的酬勞金幣的響聲一時之間刺耳了起來。

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

記/AO3相關

噗浪上的AO3發文教學:
https://www.plurk.com/p/mh2h57

memo一下,或許將來用得上。
因為在尋覓可以搬運寫作糧倉的新地點,而留意到AO3這個平台。